(一)序幕

2015年11月

產後的兩個月,爸媽來訪香港幾天探望我跟孩子,我跟老公、孩子還住在公婆家,將自己家給爸媽住。媽怕我照顧小孩辛苦也不要求我們帶他們出去玩,每天自己跟爸去樓下的超市及街市買菜煮飯,到附近閒晃,還幫我們把家裡整理得好乾淨。來訪香港的前一陣子,就因肚子痛曾就醫,不過醫生檢查並無不妥,在香港的時候我隨口問了她,她覺得或許是自己飲食習慣改變的關係吧,我勸她如果再有不適,不如找第二個醫生在檢查看看吧,只是隨口一說,之後也沒在放心上。

2016年一月中某日,媽因肚子痛的問題再度就醫,我才想起還有這件事! 急診醫生告知腸胃都無恙,建議可檢查婦科,檢查過後才發現骨盆腔裡有顆腫瘤,肺部有可疑陰影,需進行子宮切除手術。我雖然對醫學的事情沒什麼概念,但肺部的陰影令我對於媽的病情有點不安。

二月一日,是媽的手術日,我沒有回台,用通訊軟體跟哥保持聯絡,手術下午一點開始,心裡一路牽掛,手術期間還遇到突發狀況-發現腹腔附近的器官都有腫瘤沾黏的問題,所以牽涉到不只是婦科手術,須請其他科醫生會診並進行手術,所以讓手術延遲,歷時12小時,二月二日凌晨一點多才接到哥說手術結束的消息。

術後也是依靠哥跟我連絡才知道大概甚麼事,但我們始終不知道的是-媽媽的病情到底是怎麼樣? 只知道子宮切除的腫瘤超過10公分,附近器官有沾黏,肺部也採取了組織樣本,等待化驗結果。或是我們都很天真吧,並沒有對於這樣的結果有太多猜想,只想等待醫生告訴我們答案。

二月十一日,大年初三暫時留下孩子給老公及公婆,一個人回到台灣。下了飛機,哥來接我直奔醫院,第一眼就看到消瘦的媽媽躺在病床上,那時候眼淚是想掉出來的,因為我在回來之前其實是有點掙扎的,因為放心不下孩子,才拖延了回台的時間,心裡很慚愧。

坐在媽的床邊,也跟她聊了許多,她掉了眼淚,我沒有掉眼淚,因為我認為不該跟著一起掉眼淚,我要用我的淡定讓她安心,而往後的十個月在她面前,我都是這樣處理著自己的情緒。媽很在意家裡過年沒有人收拾家裡,離開醫院前,還多次交代叫哥幫忙我收拾房間,她說我的房間堆滿了她的東西。我們離去後,留下爸照顧媽,而這十幾天住院以來都是爸爸形影不離的照顧。回到家,的確不像以往過年的乾淨整齊,我房間也的確堆滿媽媽的雜物,是去年退休從公司整理回來的雜物吧?

後記: 在媽媽走後,爸爸狠狠地把媽媽的遺物幾乎全部丟掉(或許那是他調適心情的方式),空蕩蕩的家及那時候的家在我腦海裡諷刺地形成對比……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