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後記)媽媽離開後的一年

媽媽走後,常會做夢,內容大多是要趕去醫院見媽媽最後一面,或是醫生告訴我們哪個醫院有新藥物可以治療,夢境很真實,醒來後的衝擊更真實。

走在每天必經的天橋,豔陽高照、車水馬龍,人來人往與我擦肩,多麼真實,只有那個夢是假的。偶爾看到素昧平生的途人奢侈享受著親人的愛,也會刺眼地讓我紅了眼眶。

許多畫面殘忍的堆疊、堆疊再堆疊,每將一篇日記、記憶轉化為電腦上的文字,就是一次的精神虐待,又遠又近的記憶,想要想起快樂的記憶卻勢必與難過的回憶同時浮現。

一年來,(我認為)我沒有崩潰過,但憂傷、憤怒、雜亂的念頭不時浮上腦海,或是這是個分期付款的傷痛,糾纏不休。與母親三十年緣分及感情,喪母的傷痛遲遲不肯癒合也是肯定的。

2 則留言 追加

  1. K 說道:

    非常真實的分享,我深深地體會到,及明白。不懂安慰你,自己也在傷痛中。或者,這是每個人都應該經歷的吧!

  2. Amanda wong 說道:

    感謝您。您所寫的。正正是當年我母親褙有未期肺癌時。一年的過程。被確診。被宣告只剩三個月生命。還要醫治嗎。化療。脫髮。癌症轉移。昏睡。心跳停止。宣告死亡。殯儀館。火化。新居。到回到空蕩蕩的家。即使將近9年。心裏那一塊缺口。永遠也是缺口。即使不捨。也總歸放手了。願您也可以早點放輕一點。該哭時也要哭。不要屈得死死的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