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四)入院化療第一天

入院化療第一天,那天送她入院後,我們就要回香港了。

陪她辦理入院手續,她的手腕套上寫著姓名的辨識手環。印象中媽媽只有在我們很小的時候進過一次醫院,做了一個腸胃的小手術,很快就出院。 她自己也對醫院不熟悉吧,但卻預想的到從今以後要以醫院為家的生活,是會不安的吧?

分配到的病房,是雙人房的A床,就在窗邊,那天出了個大太陽,陽光灑進病房曬熱了病床、物件、人。但我們也沒將窗簾拉下,或許病房跟我們都需要被陽光一曬,才能明白今天是晴天,試著掃掉憂鬱。

媽媽坐在床邊,拿起大嫂送她的塗色本,一邊塗著,眼淚就掉下來。不用追問也不敢追問,只是過去抱了抱她,說了什麼話,我忘記了。那是我見到她第一次的崩潰。 癌症帶來的痛苦,她是盡力收了起來,我們迴避了讓她把痛苦攤開的機會,我們覺得殘忍不敢問,這種的仁慈真的好嗎?

面對癌症,所有人都會害怕,而媽媽面對的是-當自己知道自己有癌症是就是第4期。

生命因生活美妙,但死亡卻帶走一切,最殘忍的是死亡的預告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